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Monterey

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三分之一的学生是国际生,校友遍布世界各地。在此,我们诚挚期待各位未来国际精英加入我们这个多文化、多语种的大家庭。

学术项目

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致力于培养新一代专业人才,应对全球性挑战,正如我们的校训所言——“Be the Solution”。我们提供多个研究生学位,主要包括三个专业领域:国际政策与商务,语言教学,翻译、口译与本地化管理。

申请流程

英语水平要求

研究生课程使用全英语授课,各语种的语言课程除外(包括法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韩语、中文、日语、阿拉伯语)。如果您在申请前需要进一步提高英语水平,可选择我们的短期英语培训项目。“英语水平要求”请参见“录取要求”。

如何申请

申请前请先阅读我们的录取要求申请指南。我们长期接受春、秋季入学申请,但翻译与口译类专业仅限秋季入学。建议您在奖学金截止日期之前提交申请,即于10月1日前提交春季入学申请,于12月1日、2月1日或3月15日前提交秋季入学申请。国际学生应在春、秋季开学的三个月前提交申请。

奖学金与资金资助

我校提供奖学金,金额从每学年4,000到16,000美元不等。同时,所有在校生均享有校内工作机会。更多信息请参照国际学生资金资助部分。

地点

我校位于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市,距市中心仅两个街区。蒙特雷是一座依山傍海的小城,驾车很快即可到达圣克鲁斯、圣荷赛、旧金山等城市。

学生大多住在校园附近。闲暇之时,您可以沿海漫步、骑车,也可以在咖啡厅交朋会友,或是在当地的艺术之家影院欣赏电影。每周二下午,本地的农民和餐馆会在Alvarado大街上的农贸市场(Farmers' Market)出售新鲜蔬果、花卉以及各国美食。

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

蒙特雷国际研究院

最近偶然在网络上看到这篇文章,第一时间就联系了文章的所有者(爱英语爱翻译,微信公众号:ayyafy),在得到许可后转载到MIIS的博客,分享给所有的口译人。来MIIS继续深造的同学都有各自形形色色的人生经历,相信本文作者在北外高翻以及蒙特雷学习的经历能给很多人带来启发。 作者:文浮光影,曾就读于北外高翻与蒙特雷国际学院口译专业,联合国语言类实习生(2012)。目前在纽约一家金融机构做口笔译工作。 1.在许多人看来,能够进入北外高翻学习翻译就已经很好了,你为什么要去蒙特雷(MIIS)把翻译重新学一遍呢? 记得在蒙特雷高翻学院(MIIS)的第一节课,院长鲍川运老师这样问过我;在联合国总部语言项目实习(UN Language Internship)的时候,口译组长林华老师这样问过我;这次,我北外高翻的老同学也这样问。是的,如果将“再学一遍、又学一遍、重学一遍”与简单的重复划等号的话,那么“重”字有何意义?每一个读过高翻的同学都知道,“高翻”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充实的,硕果累累,也会“伤痕累累”——成就感与挫败感的相互交织,探索新知与枯燥练习的不尽轮回,一味追求完美和总会抱憾失落的起起伏伏。“想”回高翻学习,但不会“真”回高翻学习。不过,我在MIIS见到了一些“同路相连”的人,他们当中有中国部委的专职高翻,有欧盟、联合国的资深译员,也有工作几年后继续充电的会场达人……其实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将重点放在了“新学一遍”上。 学习的意义不在于只字片语,也不只是翻译技巧,而在于内力的积累,获得厚积薄发、游刃有余的实力。当会议开始,大多数的国内翻译都以“Let’s start”的时候,我有了另一种选择“Let’s get started”。当讲者谈到在金融危机肆虐时“Many large banks made mistakes ”,一般的双语听众或许先想到“许多大型银行犯错”,而我处理成了“许多大型银行马失前蹄,栽了跟头”。如果努力地让翻译褪去翻译的外壳,让语言的自然流露变成双语转换的代名词,那么我的“闭关修炼”就不再是“重学”。再回到上面那个问题上,我认为“新学一遍”的“新”字就被赋予了更多的价值,“书读百遍、其意自见”就是这个道理吧。 当然,选择再回到学校学习,我经历了两个阶段的思考。第一,“To be or not to be ”的问题,其实就是扪心自问,愿不愿意一直吃“翻译”这碗饭的问题。实际上,从北外高翻毕业,许多同学能够有很不错的起点。想从事翻译的就到部委、国企或学校供职,或者干脆做自由译者。另外,也不乏华丽转型的同学,有事业有成的银行家,针砭时弊的媒体人,干练果敢的企业家等。但当一名译员,甚至想一直从事翻译,那就注定在翻译方面要不断地学习,终身学习,并找到自己的niche market。这也就到了下一个阶段,即“how to be one of a kind”。当你在国内会场上,听到许多英译汉的译员能够做到字字如矶、滴水不漏,而汉译英捉襟见肘、有失水准的时候,你可能会明白我的初衷,得去充充电了。但这并不是说到国外读一个翻译学位就万事大吉,而是语言环境会给你一些启迪和新的思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同时,如何忘掉“北外系统”的训练,从新接受一套新东西,也不是一件易事。Old dog has to learn new tricks. 2.你觉得在蒙特雷的学习与在北外高翻有何不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MIIS和北外高翻最大的不同 ——different vibes 给你举两个场景: … Continue reading